【防弹少年团闵玧其】[致郁1]死即极乐(短虐?BE)

发布日期:2019-09-28 14:34   来源:未知   阅读:

  脚踏着早已凝固的血,男人一步一步走向倒在地上没了心跳的人。双手慢慢冰冷,颤抖着抱起她,徒然无谓地一遍一遍念着他给她取的名字,想她睁开眼,想她再看看他,哪怕那眼神中满是恐惧恨意。

  孤儿院的禁闭室里永远是漆黑的。像是一个隔绝于世界的独立空间,寂静孤僻。只有她沉重的喘息回荡在狭小的密室,氧气越来越少,温度越来越高,身上尚未痊愈的伤口又开始疼痛,仿佛又被灼伤开裂,她甚至感受到她心跳的减缓和停顿——

  『我生而无用,死对我来说不过一场解脱。只是我想给这个世界留下点什么,什么都好,哪怕恶心到令人唾弃谩骂,我甘之如饴——那是我在这世上活过的证明。』

  拳脚落在身上的感觉着实不大美好。往往瘀血月余也消不净,而且在消净之前又会有新的青紫痕迹交叠着留下……永无休止,无从逃脱。

  孤儿院就像是个没有缝隙的牢笼,把她死死地锁在了里面。她挣扎反抗,却被更沉重紧绷的锁链栓住,被更刻骨铭心的疼痛折磨。

  『没有其他东西能支撑我活下去——或者对我来说活着只是个任务,因为上帝还没有对我下达死亡的命令。既然生死是上帝从人出生便授予的任务,那么人就必须完成。多数人享受执行任务的过程,享受其中的美好。可我是个急功近利的人,我迫不及待想要完成最后一个任务,然后回地狱去看看我的奖励。』

  『我没有明天,没有未来,罪恶尽头等待着我的只有痛苦与黑暗。我痛恨自己的一无所长毫无价值,但我没有任何办法——我是个废物,只配一夜一夜流落浑噩,放任心中荒草繁盛。』

  他在潮湿阴冷的小巷深处捡到她,彼时她浑身泥泞脏乱衣不蔽体,眼神里全是对这世界的疑惑和惧怕,任人宰割。

  他极少见地发了同情心,将她带回了一处他许久未曾住过的房子。虽然家具不是很齐全,积尘也很厚,但对她来说已然是天堂。

  他不明白为何会有人活得如此矛盾,她的感情甚至激烈到无法用“被片面思想禁锢”形容的地步,所以他只不过将日记不屑地扔回原处,便再没有注意过。www.691111.com

  『我想到光明里去,到真正的光明的世界里去,而不是这般行尸走肉一样活在白昼里,将我的污秽不堪放在毒辣的阳光下鞭打。』

  “不必自责,”金泰亨推了推高挺鼻梁上的金丝眼镜,转过转椅笑得莫测:“现在的结局是必然的,她选择了回到属于她的世界,那里有她向往的真正的光明。”

  “更何况你也选择了对你有利、适合于你的生活。香港马会资料大全全 彩图奖结果,你不愿陪她永远掩埋在地下,也没有能力把她从沼泽中拉出来,所以你选择自己逃生。你们谁都没有做错,只不过都自作聪明地认为自己做的选择是正确的罢了。”

  人类总是偏向于对自己有利的一方,做出选择的同时,牺牲品便随之而来,人便使用他人的价值满足自己的需求。这使人类亿万年来在激烈的自然竞争中得以生存,但也着实可悲。

  『我不过是个在富人与富人彼此间的无病呻吟中逐渐被消费得一文不值的牺牲品。我一无所有。亲人,家庭,爱人,工作或是金钱,什么都没有。或者是我生来就不配拥有这些附着着美好与憧憬的东西。也许我出生就伴随着罪恶,但我无从可知,我从没见过我的父母。孤儿院狭窄阴暗的监牢是个十足恶劣的开端,我想那大概是我贫瘠思想的主要病因。』

  “你本就不为单纯同情心收留她,现在才谈及真心未免可笑。”金泰亨走过来,把他按在椅子上,俯身,注视着闵玧其逐渐染上同那女人一样灰暗的颜色的眸子,嗤笑一声:

  “动机不纯的真心就像是一汪看起来清澈的泥潭,不过伸手一搅便浑得满是泥浆。纵然伸手的人逃不过罪责,但淤泥又何尝无罪?这样的真心,那女人就算讨去也毫无用处。”

  『拥有一切的人总是最贪婪的。我自认不是个会被情爱禁锢的人,但我以为那场风花雪月会是我永生的追求。我以为我得到的是支撑我苟延残喘至现今的理由,但我错了。在我写下这篇毫无意义的文字时我也十分想回到那段日子,因为那时我觉得我会同平常人一样经历一系列生老病死爱憎离别,像个不曾自我唾弃的正常人,也不至于会落得今日被尖刀刺穿心脏的惨烈下场。』

  『我这种人去学正常人想别人谈情说爱,只不过会让人徒增厌恶。说到底终归是我本性太过贪婪,总是妄想不配得到的东西,小时渴望外面的世界,现在身处这样一个美妙的世界里还不曾知足甚至妄想的更多——是我逼他离开的。』

  “她心中尚存希望,但这种情况往往更糟——渴望光明的人在无尽欲望中堕落沉沦越陷越深,无休止的折磨中她别无选择,因为她从未拥有过希望。”

  “而经历过希望的人总是会选择此类偏激执拗的方式选择结束,因为希望较之于绝望更令人恐惧。就好比抓住海面上的浮木板的溺水者,通常他们不是被淹死的,而是木板折断后拼命挣扎至力竭死亡的。明知横竖一死,但他们也再不敢去尝试其它木板——哪怕它们不会折断。”

  『我一度以为他是我的一切,他就是我的光。我以为我拥有了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那叫做家。但失去了之后我才发现我根本从未拥有过。我的一切期待爱意汇在一起整个就是个笑话。他离开之后我甚至觉得空气都是冷硬的,堵在我的鼻腔和气管,比死还痛苦几百倍。』

  『我不想生得毫无价值死得也是如此,但我知道没人会记得我这样一个无用甚至恶心的人的。不被任何人记得的人什么都不配留下。至于这张薄纸,我想它会同我的身体一起腐烂殆尽,被人扔到荒郊野岭就此掩埋。至少够养活几株花草了,我想那可能就是我这样的人一辈子唯一的用处了。』

  “她选择死亡的原因主要是严重的抑郁症和无休止的自我厌弃,你在其中不过起到催化剂一样的作用。但那至少帮她少受了很长时间的折磨,从这个角度讲,对她的解脱来说,你功不可没。”

  古旧的怀表在闵玧其眼前左摇右摆,困意席卷而来,在闭上眼后的无垠黑暗里,她脸庞上的黯淡空洞便幻灯片一样一点一点放大,直至他满心满眼都是她。

  『可是我要死了。我以为我会痛恨这个世界的穷凶极恶,我以为我会死得酣畅淋漓,但当刀子真正逼近我跳动的心脏的时候,我却胆怯了,于是放下刀后便再没勇气提起来——我舍不得。我不怕死,我只不过不甘心,为什么偏生只有我的人生是这样肮脏龌龊的?受教育以及思想的匮乏还有身体的残破令我无法拥有一份工作,他离开后我就又归复一无所有——为什么?凭什么?』

  “这不仁不善的世间嫌她留了太久,便锁了她在深渊沉沦的牢笼里,却又日复一日地驱逐。所以她只有选择放弃挣扎,随着晨曦日暮逐渐堕落直至死亡。”

  『我没有死,至少我这样觉得。如若生死真的是上帝给人的任务,那么我想没有任何好处的任务我是不会接的。即便那是上帝,即便我无比渴望死亡。一无所有的滋味我早已尝过一次,再不想体验第二次。』

  “她有期待,所以痛苦。放弃一切的人才最洒脱。所以这世上真正痛苦的,只有抱着期待以为自己在认真活好每一天的人。不仅痛苦,而且可笑。”

  “人总是为期待而活,如若得不到回应就开始自己折磨自己,‘为什么?’‘凭什么?’无底限否定自身的结果就是沦为只依赖希望的奴隶,在他们自己营造的幻想世界里变成一个个麻木不仁的疯子。一肖一码特码资料,”

  “最后,在长期要求得不到满足以及自身一无是处的前提下,他们开始怨憎这个世界,妒恨真正满心美好的人。他们指责世界消费他们,肆无忌惮地发泄自己的自私贪欲,却从未想过他们才是万恶的剥削者。”

  金泰亨轻叹口气,轻轻地拥住仿佛陷入幻觉的、浑身发冷颤抖的闵玧其,下巴垫在他肩膀,眯眼,抽出他手中攥着的几张薄纸。